• 您好,欢迎访问一家人心水论坛官方网站!

设置首页| 收藏网站

热门关键词: 一家人心水论坛

当前位置: 主页 > 技术中心 >

来往的路人像刚刚草堂里的游人一样

发布时间:2017-09-17 18:54 关注次数:
 
  《谒草堂》
  
  在成都的最后一个下午,我心心念念去杜甫草堂。几位同事也不约而同:好,今天,拜谒杜甫草堂。
  
  诗歌的魅力,文人的魅力,竟把偌大世界中的一个偏僻角落,变成人人心中熟稔的地方。说它偏僻,源于诗,“城中十万户,此地三两家”;说它熟悉,源于诗,“两个黄鹂鸣翠柳,一行白鹭上青天”,从小学时就知道,有一间属于杜甫的草堂。
  
  下了公交,竟然车如流水马如龙,原来,经过一千三百年的时光,城外早成了城中央。来到草堂前,“万里桥西一草堂”,已经变成气势恢宏、古典精致的园林。
  
  走进草堂。院内,花木扶疏,翠竹摇曳,树影婆娑。楼台亭阁之间,有雕花长廊曲折地延伸;名花异草之处,有鹅卵小径含蓄地逶迤。那条古老的浣花池,窄窄的,依旧是水流潺潺,从院外遥远的地方逶迤而来,又曲折地绵延而去。盛夏时节,此处别有一番清幽。
  
  这番清幽,让我忆起年少背诵的那些妙句,“细雨鱼儿出,微风燕子斜”,“留连戏蝶时时舞,自在娇莺恰恰啼”……当年的课堂上,每背到这些诗句,就有恍惚之感,这怎么能是杜甫的诗呢?这悠然闲适的意境,明明是王维或孟浩然的山水田园诗呀?
  
  后来,渐渐了解。公元795年,岁暮。杜甫携家南逃,躲避战祸,来到锦城。在友人严武的帮助下,修疏篱,筑茅屋,终结颠沛流离的生活。云逐繁雨的战祸与悲惨远离了,在浣花溪上,“客心洗流水”,使他有足够的时间与自然对晤,在长久的愁眉苦脸之后,有片刻的遗忘,片刻的沉醉,片刻的悠然。
  
  这样想来,杜甫有幸,遇到友人严武,让我们看到他的诗歌不仅有沉郁顿挫,还有清幽明净;严武有幸,遇到诗圣杜甫,提到杜甫寓居成都时期的诗歌,绕不过“严武”这个本来可能湮没于历史尘埃中的名字。杜甫有幸,天府之国的繁华地,给了他四年的安宁;成都亦有幸,至今,草堂仍是它最美丽的文化名片。
  
  大雅堂前,看到一尊杜甫的雕像:跨过千年,青衫灰黯,神情孤伤。这才是我们熟悉的杜甫啊!脸上始终刻着忧伤愁苦,“乾坤含疮痍,忧虞何时毕”,“穷年忧黎元,叹息肠内热”,一生漂泊不定,却忧国忧民,希望能“致君尧舜上,再使风俗淳”。“三吏”“三别”,何等的切中时弊,何等的忧愤深广!“安得广厦千万间, 大庇天下寒士俱欢颜”,何等的博大胸襟, 何等的人文关怀!有一种忧伤情怀,是永不过期的,与时光共存,与星月同在。
  
  一路走过去,很多的文人墨客留下诗咏或楹联,杜甫为历代诗人所推崇,他们寄情于草堂,写出一篇篇吟咏草堂的诗文。岁月移,情无限。一座诗歌筑起的草堂,历经千年而不衰,挺立于巴山蜀水间,萦绕在人们的心头,挥之不去。细看诗句或楹联的作者,有的已经非常久远。他们,来抚摸诗歌,抚摸历史,而抚摸之手,在抚摸之中,已成化石。
  
  一爿古朴简陋的茅屋变成了气势恢宏、修竹参天的园林,同事不能理解、不愿接受、满心遗憾。但我心里觉得,宋元明清的扩建,说明了历代人对诗圣的尊崇,挺好!
  
  一群面庞稚嫩的少年,走在我们前面。在各种楹联前站了一会儿,大约有的字看不懂(有的我也看不懂),有人放轻脚步,有人小声讨论,有人用手机百度。走到一块碑前,他们又旁若无人地高声齐诵:“八月秋高风怒号……”原来碑上刻着课本中选的那首《茅屋为秋风所破歌》。放轻脚步时的敬畏,讨论并百度时的认真,放声背诵时的熟练,都让我开心,挺好!
  
  离开杜甫草堂不久,看到一所“草堂小学”,隔着街道,看见高高的杜甫雕像构成校门的一侧,杜甫身后是“人谓浣花好,文宗百代高,草堂留圣迹,小学传大道”四行字,用一座小学来纪念一位诗人,挺好!
  
  蓦地,想起龙应台的那句话:“人本是散落的珍珠,随地乱滚,文化,就是那根柔弱又强韧的细线,将珠子穿起来。”
  
  草堂,草堂小学,以及诗圣在草堂里写就的隔着历史尘烟的诗歌,都是那条线中重要的一段。我后退几步,想为这所小学拍张照,可络绎不绝。
  
  不要紧,不怕人多。只要那根叫文化的线不断,珍珠,就不会四散零落。
  
微信号