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您好,欢迎访问一家人心水论坛官方网站!

设置首页| 收藏网站

热门关键词: 一家人心水论坛

当前位置: 主页 > 拉萨物流 >

一曲悲歌在明月幽谷间久久萦回

发布时间:2017-09-17 18:49 关注次数:
  棋逢对手
  
  林丹一个趔趄,李宗伟一声怒吼,两人交换战袍时的一个拥抱,都让人泪目:巅峰对决长空裂,爱恨情仇一瞬间,让人想起两位羽坛英雄曾经的相爱相杀,相敬相惜!
  
  “超级丹”,之所以超级,是因为一个同样伟大的对手,叫李宗伟。
  
  林丹和李宗伟在这么多年持续的拉锯之中,培养出奇妙的情感。李宗伟在受访时说,如果没有林丹,“我也没有这么刻苦地去训练”。而林丹也表达过,因为李宗伟,“我的冠军才有更高的含金量”。
  
  棋逢对手、将遇良才,只有势均力敌、平分秋色的高手,才能懂得对手在自己心里的这种份量。一如乔丹和卡尔马龙,梅西和C罗,以及百米跑道上,一直在紧追博尔特的加特林。
  
  棋逢对手,棋才精彩。下棋时高手和臭棋篓子过招,三下五除二,有何可看?而高手和高手的手谈,才能看到智慧的绚烂。中国女排的姑娘们和劲敌荷兰女排全力一战,和塞尔维亚的冠军之争呢个,让人惊心动魄,让人热血沸腾,让人看到坚持和拼搏之美,让人深切感受到体育精神!
  
  棋逢对手,才能彼此成全。不要有“既生瑜,何生亮”的埋怨,瑜亮互相鞭策促进才能成就一对英雄。
  
  是谁在你懒惰的时候让你振奋精神?是谁在你沮丧的时候让你重新打起信心?是谁点燃了你拼搏的斗志?是谁成为你的追赶目标或是航向塔?这些,都要归功于竞争中的对手。
  
  法国科学家普鲁斯特和贝索勒为探讨定比定律,进行了长达9年的辩论。最后,普鲁斯特发现了定比定律,成为这场大辩论的最后胜利者。普鲁斯特并不因此而趾高气扬,得意忘形。他对贝索勒倾吐了衷心的感激之情,说:“要不是你的质难,我是难以深入的去研究定比定律的。”他向世界宣告,发现定比定律,贝索勒有一半功劳。贝索勒呢,虽然是争论的失败者,但他全然不为此懊恼,反而因为在科学的争论中发现了真理而欣喜万分。于是,他提笔写信给普鲁斯特:“您发现了定比定律,可喜可贺,9年的争论,结出了果实,我向您——真理的发现者致意!”
  
  感谢势均力敌的对手吧,他们是前进途中的一剂强心针,一副推动器,一个加力档,一条警策鞭。一代大帝康熙晚年在千叟宴上,第三杯酒的敬酒词语出惊人:“这杯酒敬我的敌人,吴三桂、郑经、噶尔丹,还有螯拜。”宴会上的众大臣目瞪口呆。康熙接着说:“是他们逼着我建立了丰功伟绩,没有他们,就没有今天的朕,我感谢他们。”
  
  有时人生的竞技场上,找到合适的对手很重要。网上曾经流传一个段子:“人与禽兽搏斗的三种结局:赢了,比禽兽还禽兽;输了,禽兽都不如;平了,跟禽兽没两样。”由此可见,选错了对手很可怕。
  
  与不配做你对手的人急斗,会陷入既无趣味又浪费精力的旋涡中,这是每个有头脑的人都应该避免的事情。真正意义上的对手间的较量,绝不是无耻小人间的绳营狗苟,绝不是无耻之徒间的暗中算计,而是青梅煮酒,是华山论剑,在切磋才学中相互提升着对方的品行修养。
  
  羽毛球场,像是金庸笔下的衡山:“高山流水,琴箫合鸣,弄弦抚箫间二人相视而笑”——林李的相约,那是羽毛球世界里的“笑傲江湖”。
  
  林丹和李宗伟,一如羽毛球世界的曲洋和刘正风,叶孤城和西门吹雪。对于一个绝世的高手来说,值得尊敬的对手也是难得的知己。久而久之,和对手就合二为一,息息相关。
  
  但是,这样的对手一旦缺乏或者离去,留下的将是苍茫的孤独和悲哀。
  
  金庸笔下有一个孤独的人物——独孤求败。他剑法高超,世上无人能敌,杨过与令狐冲学得他独创的剑法中的一招半式,便能以此独步江湖。他希望找到一个能打败他的人,故名“求败”,可茫茫人海,找不到可与之对话和过招的人,真真是寂寥孤独。
  
  独孤求败曾在石壁上写到:“纵横江湖三十余载,杀尽仇寇,败尽英雄,天下更无抗手,无可奈何,惟隐居深谷,以雕为友。呜呼,生平求一敌手而不可得,诚寂寥难堪也!”
  
  庄子和惠子,也是这样相斗相惜的一对。庄子有着旷达的心境,视富贵荣华有如敝屣。其高超的生活情趣,自然超离人群与社群。无怪乎在他眼中,“以天下为沉浊,不可与庄语”。可遍观《庄子》,知道庄子常常和惠子辩论,“子非鱼,安知鱼之乐”,就是大家熟知的例子。后来,惠子离世,他经过惠子的墓地,对身边的人讲了一个故事:一个姓石的木匠能运斤成风,郢人鼻涂白垩,石木匠运斧斤削去白垩,郢人鼻完好,脸色如常,淡然处之。宋元公想让石木匠为他做看看,石木匠回答:“我以前确实能,但配合我的郢人却已经死很久了。”
  
  即便我能运斤成风,再没有你的岿然如钟。对于庄子来说,惠子死后,就再没有能和他谈天说地,能听他胡言乱语的人了:“自夫子之死也,吾无以为质矣!吾无与言之矣!”
  
  其实,独孤求败有一句感叹与庄子的伤感如出一辙:“呜呼!群雄束手,长剑空利,不亦悲夫!”
  
  
微信号